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故事:网友——2
故事:网友——2
  我说:「没关系!我要的是你!」然后顺势把她向后压在了床上。 我不怀好意地大开着日光灯。这样就能舒服地享受着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 了。她要求我把灯关掉,我坚决不同意。她拗不过我,也就作罢。我的嘴唇从她 的嘴唇移到耳后根轻咬,重重的鼻息拍进她的耳孔。明显地,她的呼吸也变得急 促起来。很快,我撩开她的睡衣,把它褪到脖子的位置。这时,我就可以清晰地 欣赏她的躯体了!她的皮肤真的很白,有种让我眩目的感觉。我总算明白了滑如 凝脂,粉臂如藕的境界。接着,她的双乳,成了我重点攻击的部位。她的乳晕和 乳头粉粉的。乳晕因为刺激,起了些皱褶。乳头有点大。远远地看去,白白的乳 房上,两个粉褐色的突起,煞是好看。我手口并用,衔着右边的乳房,右手在她 左乳上揉搓。我最喜欢的动作是,舌头先在乳晕上划圈,然后一把含住乳头,轻 轻地望上提,同时牙齿轻咬乳头。她很受用。我就这么肆意地玩弄着她的乳房, 直致它们严重变形。由于她乳房的形变性特别好,我就别出心裁地把她的两只乳 房朝中间拢,竟然让乳头碰到了一起!我同时含住两颗乳头,贪婪地吸允起来。 这时的她,早已娇喘连连,闷闷地哼着。眉头紧皱,嘴唇微撅,半闭的双眼 只看到眼白,双手在我后脑勺上搓着我的头发。我故意紧张地停下来,「关心」 地问:「你怎么了,我让你难受了吗?」她睁开眼睛,气若游丝地说:「没, 很舒服。」 然后又顺势将我的头压回乳峰之间。渐渐地,我的舌头开始向下游走,双手 却还流连在她的两只乳房上。我到达了她平滑的小腹,舌头在肚脐眼周围耕耘不 息。 她咯咯笑起来,连说「好痒!」我没有理会,继续下移。来到了她三角裤包 裹的小山包上。我用鼻尖轻轻地顶着那突起的「丘陵」。她赶忙把我的头往上拉, 说「别,还没干净,很脏的!」我想起她来月经了,也就势撤退。我们又吻在了 一起。 这样过了几分钟,我离开她的嘴唇,很渴望地望着她说:「宝贝,我憋得好 难受,怎么办?你不是答应帮我泄洪的么?」然后用食指会意地去挑逗她的嘴唇。 她当然明白我的意思。像是下定决心一样,停顿一下,然后似乎轻吁了口气, 说:「你躺下吧。」我浑身一激灵,乖乖地躺在她旁边,期待地看着她。她慢慢 坐起来,把头发向后拢了拢。伸手用食指勾住我的裤沿往下褪。我的阳具终于解 放般地蹦了出来。她轻笑了一声,盯着我小弟弟看。手指在我马眼拉出条细细的 黏液来,说:「呵呵,早就不老实了,流了这么多口水。」我正准备催促她,没 想她一下子就附下身去,舌头在我的G头上表面摩擦,翻滚。那种酥麻的感觉, 绝对不是我自己手指能弄出来的效果!我嫌短裤箍着双腿碍事,于是完全脱下短 裤,大叉开双腿。这时,她也移动到了我两腿之间,跪下来,低头就把我的小弟 弟含到了嘴里。天!我感觉我的小弟弟进入了一个湿湿滑滑的空间,被一种全新 的温热包裹着。真是舒服极了!她的牙齿藏得很好,一点都没有刮疼我。而且, 她是个细心体贴的女人,动作不徐不急。我一会闭着眼睛享受,一会抬头看跨下 正在专心致致的她。只见我的肉棒沾上她的口水后,颜色显得更深,亮亮的在她 嘴巴里进出。然后,她吐出我的肉棒,舌头从G头顶部轻点着,慢慢移动到根部, 最后舔上了我的袋袋。这时她抬起头来,调皮地对我说:「怎么你袋子上面也这 么多毛啊?」让我哭笑不得。接着,她吸住我的蛋蛋轮流含到口中搅动,但我觉 得这样很难受,不舒服,马上叫停。然后,我要求她舔我P眼和袋袋之间的空间, 真的是爽的出奇,只感觉一个又一个波浪由我的大腿涌向我的胸腔,最后直冲脑 门!我本来还想要求她舔下我的P眼,但又怕她生气,忍住了没敢说。现在回想, 真是后悔呀,呵呵。最后,她性感的嘴唇又回到了我的小弟弟,重新将它整根没 收。我突然想起日本A片里的一个情节,于是我要求站起来,她跪在我面前,面 对着我的跨部。我把阴茎伸入她嘴里,腰部前后摆动。来回了十几下,她不干了, 说还是躺下来舒服,这样太累。于是又重新躺下。我继续抬起身子,欣赏她孜孜 不倦地「工作」。她整个人已经几乎趴在了床上,膝盖弯曲,小腿向上竖起,还 在悠然地摆动。她的乳房完全挤压在我大腿上,引得我不时伸手过去捏几把。这 样来回吞吐了又有十来分钟。我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好的耐性,坚持了这么长的时 间。也许是在我喜欢的女人面前,完全放松的缘故吧,我想。她还在努力着,头 发覆盖在我的腹部。我撩起她的头发,看到她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。我 问她要不要休息下。她「哼哼」几声,摇摇头。真是个坚毅的女孩!让我对她备 添爱怜。我有点不忍,于是手扶住她的脑袋,帮助她加快了吞吐速度。果然刺激 大增。这样又持续了5分钟,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大腿内侧的肌肉开始有酥麻 痉挛的感觉,然后是腹部传递上来一阵阵暖暖的快感。但我还是有个担心:她会 让我不中断快感就这么射吗?以前虽然说起来不费力,但我还是怕得罪人的。我 对她说:「宝贝,我要射了,你准备好了吗?」她「恩恩」着,明显加快了嘴巴 上下的动作。想着马上就能射J在她吐气如兰的嘴巴里,我这时再也忍不住了, 脑子一片空白,括约肌一收缩,J液一泄如注。她并没有停止动作,而是继续含 弄,直到我觉得不适,才停下来。 她嘴巴离开的时候,一缕白浊的J液没有包住,滴落在我的阴茎上。她窝着 嘴,含混不清地说:「好多!」然后转身跑进卫生间,漱口去了。出来后,她说 的第一句话就是:你的J液好涩啊!我哈哈大笑。她坐在床头,娇羞地看着我。 我移过去,拉下她一边的睡衣吊带,捧着右边的乳房吻起来。 我问她:「你把J液都吐了吗?」 她说:「恩。」 我打趣道:「我听说J液是滋阴养颜的。你看你,多浪费啊?」 她娇嗔起来:「什么啊?你的那个实在太多了。刚开始射的时候,有一部分 呛到了喉咙里,我已经被动吃了。哼!」 我听了,一把把她揽到怀里,爱怜地吻着她的额头。 就这样,我们相拥而卧,嘻哈谈笑。等我们感觉困乏的时候,一看表,已经 凌晨3点了!这才睡去。 第二天是星期天,我们睡到十点多才起床。一看到她起伏的胸部,侧眼望着 我的媚笑。我又想了,她也欣然同意。这次,我实在是不忍心听她说嘴巴都麻木 了的话。让她帮我打了很长时间的手枪,最后有感觉,才让她改为K交,射到嘴 里。我要求她吃了J液,她还是不肯,还是去卫生间吐了。 接着,我们去外面吃了饭——呵呵,和她见面后吃的第一餐饭——然后去逛 了下城隍庙和南京路步行街,这里就不详细叙述了。 到了傍晚,我们回到家附近。她执意不肯在外面吃饭,说浪费钱。然后她突 然提议:「我们买瓶白酒,和一些下酒菜,回家吃,不是很好么?」我连说好。 带了酒菜回到家里,她提议打牌来定输赢,输了喝酒。呵呵,狡猾的丫头! 我们开始比三张牌大小,我老是输,喝了很多酒。好不容易她输了一盘,又 连连撒娇,不肯喝完。我禁不住她的糖衣炮弹,又让她得逞了。一斤白酒,很快 就没了大半瓶。当然,80% 是我的功劳。我已经晕晕忽忽,舌头也不听使唤 了。 然后,我依稀记得去卫生间吐了个一塌糊涂,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…… 第二天早上6点多,我突然惊醒。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的情景,头还是晕得 厉害。一侧身,看到她卷缩在沙发上,睡得正酣。我爬起来,摇醒她:「宝贝, 我是不是喝醉了?」她笑说:「你呀,烂醉如泥!我帮你擦了下身子。怕干扰你 睡觉,所以我就睡沙发了。」多体贴的女孩啊,我有点感动了。但嘴里还是不忘 搞笑: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你没趁机揩我的油吧?」她一粉拳打在我肩头: 「美得你!」我顺势搂着她,又回到了床上。这时,我暂时没了睡意,小弟弟硬 的出奇。心里懊恼着自己不争气的酒量,害的白白浪费了一个春宵!我一把扳过 她的身子,翻身压到了她身上。胡乱褪去了她的睡衣,和她激烈地吻到了一起。 当然,她的双乳,还是我最爱不释手的地方。她被我弄的难受的不行,嘴里 嚷道:「别这样了,会让我很想做的!」这句话提醒了我。我停下来问她:「你 不说来了几天了吗?应该也差不多干净了吧?」她羞涩地「恩」了一声。我像得 到了指令,迅速地褪去她的底裤。她的阴M不多,稀稀拉拉就阴D上面有一长条, 很整齐地倒伏着。大阴C呈淡褐色,象两片肥厚的扇贝紧紧夹拢着。我用手指探 过去,天,已经泛滥成灾了!我迅速踢掉裤子,手扶着小弟弟,几乎没任何阻力, 就一插到底!她长长地「啊」了声。我双手提住她两只乳房,作为支撑点,快速 地抽插起来。可能因为刚醉过酒,我感觉不是特别刺激。30几分钟过去了,还 没有要射的迹象。这时头也晕得厉害,还伴来阵阵恶心的感觉,大大削弱了我的 快感。我停下来喘息。心里恨恨地骂,以后再不能随便喝该死的酒了!她感觉我 停了下来,睁开眼,双手抚摸着我的脸,关心地问:「是不是很不舒服?要不算 了?」我哪肯罢休,又开始运动起来。她紧紧地咬着下嘴唇,迎合着我。我一心 想快点射J,动作越来越快,抽插的动程也越来越大。这样,终于有感觉了,我 闷喝了一声,对她说:「宝贝,我射了!」她「恩」了一声,双手紧紧地箍着我 的后背。我停顿下来,在她的阴D深处发射了。老实说,这是我最没感觉的一次 射J,感觉就象是流出来的。所以,各位看官,通过实践,我对酒精损害性能力 这个说法也是深信不疑了。也请各位好好爱惜自己,别让酒精毁了自己的猛男威 名。射完后,我趴在她身上喘气,她则轻轻地抚摩着我的后背,时不时拍几下, 感觉很温柔很体贴。她对着我耳朵轻轻说:「知道你什么最令我着迷吗?就是你 唤着我『宝贝』时的眼神,让我无法拒绝你的任何要求。」我听了,一阵感动, 想着今天就要离别,她要回河北了,我也要回公司上班,心里不禁怅然起来。 当天下午,我收到了她的短信:「亲爱的,谢谢你三天来对我的照顾!我永 远也忘不了上午在火车站,和你的那个长长的吻!」 但我们能有长远的将来吗?我感觉不是很现实。我不会放弃我在上海的事业。 我也不敢去说服她来到我身边。不是怕她为难,而是怕我不足以弥补她为我 放弃的一切。所以,我强压心中的热情,淡淡地回应她的电话和短信。她还是不 断地发信息给我,当然,包括些成人的笑话。一直到12月上旬,她发信息来: 「我现在在安徽出差,争取圣诞节来上海看你!」想起她的温柔,以及她带给我 的愉悦,我不禁又激动起来。但从这次后,她的短信就断了,销声匿迹了。我因 为忙,也没有去理会。过了05年元旦,我发信息去问她:「宝贝,你还好吗? 你不说来上海看我的吗?什么时候成行呢?「她没有回复。过了一个星期, 她发来一条短信:」你的态度告诉我,我们不可能有未来。还是做最好的朋友吧, 至少逢年过节还可以问候下!「我回复:」为什么?你为什么突然变了?「她马 上回复:」我要结婚了。他对我很好,追了我很长时间。「我追问:」哦,是在 你来见我前,就在追你吗?「她回答:」是的!我也一直矛盾着,现在想通了! 「 我无语,有她这句回答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既然不能带给她幸福,那 就祝愿她幸福吧!可心里还是隐隐作痛。失去了的东西才觉得原来是那么的珍贵。 哎,看来我也离贱男人一族不远了。苦中……此情已成追忆! 现在,我们还会偶尔短信联系,当然是在她方便的前提下。有时在网上碰到, 还会打个招呼。我至今还保留着和她的全部聊天记录,还有她为我裸露上半身的 视频截屏图。时不时调出来,回味下。不论如何,她永远是我生命中的一朵曾令 我神魂颠倒的丁香花。 呵呵,终于连夜创作完成了这篇回忆。为了对网上的兄弟负责,我可是一气 呵成贴完。我可不喜欢像某些人样一次贴一截,吊大家的胃口。小弟文笔笨拙, 而且因为是一边回忆一边书写,不一定很流畅,请各位兄弟姐妹一定多多包涵。 包涵的同时,记得一定要回帖顶一下。不管是叫好还是鼓励,小弟都会欣然 接受的!有了大家的支持,我也会陆陆续续把我和其他值得回忆的网友经历贴出 来,以飨大家!当然,我还是那句话,文贵情真。所有叙述的经历,我可以郑重 地宣布,绝对是真实的。